C/C++程序員應當對堆棧的區別很熟悉,畢竟這是和操作系統/低層直接相關的概念。如Java等不需要考慮堆棧的語言,其實質(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認爲)是儘量使用堆而不用棧,但這樣不可避免地帶來了性能問題(計算和存儲雙方面的性能)。由於Rust目的是作爲一門系統編程語言,故而其不能選擇Java一類的方案;但同時,它也努力從語言中剝除堆棧的直接出現,以便降低概念的雜亂。

事實上,前文已經提過Rust對於剝除堆棧的努力之一:壽元。壽元的存在使得思考值是否有效時不需要同時考慮堆棧(操作系統特性)+作用域(語言特性)這兩組有所重疊的概念,而僅需要考慮作用域和壽元的組合(皆爲語言特性)。

在絕大多數時候,壽元和借用機制足以滿足對堆棧的抽象。但仍然有個別時候會有繞不過去的必須將值分配在堆上的需求,這時候可以使用Box<T>類型。

Box<T>告訴編譯器將值分配在堆上,然後返回這麼一個對象(類似於一個智能指針)。提取值時和引用一樣,使用*來獲取值。

官方教程中有一個Box<T>的例子。)

今年很巧,端午當天亦是高考首日,因而高考語文作文題目流出。看到今年全國(一)卷的題目(河南適用),在想想自己怎麼寫之餘,我卻又想到了一些其他事情。

端午

端午,又稱端陽,相傳這是楚地流傳下來的習俗。五爲陽數,五月陽氣正昇,重五之日尤甚。與屈原事蹟合併,成了現在的端午節。

說來很有趣,屈原的文字我讀了不少,每每感到感同身受。後來大一大二時背了完整的《離騷》,更是有「驚若天人」之感。屈原、李白、魯迅,這三人隱隱相互輝映,不獨是其不得志,也不獨是其有一手好文筆,更是其不屈從時俗,且更沒有隱遁。「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為度。」

前些年,國內流行一種爲貪官污吏辯護的輿論氛圍,而其主打思維便是「清官無能」+「無能不如有能」+「貪官有能」。在此思維影響下,由於史書無法證明其爲政能力「極其強勁」,屈原、海瑞等人便成了他們的靶子;且行至高潮時他們將 …

近日見到一些神論,勾起我腦中對以前相關人事的記憶。正好又想起魯迅的一段話,感覺完全可以拿來改改,刻畫他們的模樣。此篇題目中的「援」主要取「援引」之義,但我也斗膽稱其亦有「支援」之義。

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

——《小雜感》・魯迅

其實這些人的思維「邏輯」以前多少也談過(若有興趣,還請去往舊博客翻找,畢竟舊博客內容尚未遷來),只是有些人羣表現得很典型,所以拿來放華表供人「瞻仰」一番。雖然舉例一條條來,但實際上人的思維並非單線,而往往有多套。

一見馬克思,立刻想到斯大林模式,立刻想到大清洗,立刻想到大躍進,立刻想到文革,立刻想到紅衛兵,立刻想到迫害。

一見自由市場,立刻想到會促進競爭,立刻想到會帶來公平,立刻想到會提高效率 …

開源協議的選擇其實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其主要集中在GPL、LGPL、Apache 2、BSD和MIT協議上。雖然有時候也可能會加上MPL或者WTFPL,但絲毫不影響討論的主旨:商業。

在網上隨便一搜「開源協議對比」之類的文句,返回的結果一般都是在討論「哪個協議對商業更友好」之類的東西;結果基本都是或明或暗地在說:「避免GPL」,「選擇MIT、BSD、Apache」。

這一結論在其所限定的框架內的確沒錯,但處處透着不對勁。而我實在是太過習慣於發現不對勁後嘗試思考(雖然並不總是有結論)。於是,對這裏的不對勁,稍微思考便發現——和許多其他透着不對勁的話題一樣——它的問題出在前提上:開源的目的就是爲了商業使用?

畢竟這是個資本主義的時代,商業主導了我們的生活,同時也規約人們的思維模式。商人們不斷宣傳「成功人士」以及金錢的神話,將創新和商業進行綁定,從而導致人們不自覺地認爲商業就是對的,「允許商業使用」是必須的前提。 在上世紀末與本世紀初的時代,這一切都還可以被經濟增長所掩蓋。但到了這兩年,到了川建國同志撕下美國一直以來的面具和面子,進行保守主義轉向,並且對個別國家(比如中國)進行經濟 …

費用是兩部分:

  1. 部件價格
  2. 額外費用(人工、稅等)
明碼標價部分
部件 中國 英國
電池 64 9.7
屏幕 259 48.5
主板 757 27.8
前攝像頭 62 9.7
後攝像頭 160 24.3
電池蓋 89 14.6
後蓋(陶瓷版)   45.3
主板蓋   3.2
揚聲器   4.9
接收器   1.6

「中國」默認是中國大陸。 單位是各自國的貨幣——中國就是人民幣 …

平臺 項目 類別 稅率
BountySource   支取 10% [2]
Flattr   流轉? 10% [1]
Liberapay   支取 0%? (平臺通過捐款募資) [3]
OpenCollective 平臺方打理

在線收款?

在線收款?

10% + Stripe [4]
自己打理 5% + Stripe [4]
平臺方打理/自己打理 支取 Paypal費用 [4]
Patreon   支取 5% [1]
Strip   支取 3% [1]
Apple App Store 內購 30% [1]
購買 ?
WeChat 小遊戲 …

一百年前的今天,無數的青年人爲了中國、爲了救亡圖存,高舉德先生和賽先生的旗幟,矛頭直指禮教和專制思想。

一百年後的今天,承先輩遺澤,我們仍會紀念五四而非唾棄,沒有對其冠上「大不敬」、「通匪」、「反政府遊行」或是「褻瀆神明」之類的名號。

漢服運動與五四

五四運動進行的年代,正是中國積貧積弱未得改變,中國在國際上毫無地位的時代。宗法、禮教對當時的中國來說只是禁錮,而絕非西周初年的恰當其時。破除思想禁錮,學習、接納德先生、賽先生的新思想,是當時一項至爲重要的課程。

漢服運動肇始與基本搭好框架的年代,2003-2008年,則是中國擺脫舊日陰影,開始逐步走向國際舞臺前端的時代。但雖說中國作爲國家這個整體正在走向美好,但是國內的情況並不樂觀——和五四的年代並不盡相同的不樂觀。漢服運動的提出,正是針對這些問題,並且——和五四遙相呼應地是——同樣是源於民衆。

非以幼兒年歲經歷過那個時代並且稍微有點記憶的人,應該能回憶起來當時的情況:媒體上的名人基本都是洋奴公知、土豪劣紳;除去歌手明星外,流行文化基本是《醜陋的中國人》、淨空法師、《弟子規》、辮子戲;而且更是有不太平的邊疆與某族某教的打砸搶燒爲此做註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