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的今天,無數的青年人爲了中國、爲了救亡圖存,高舉德先生和賽先生的旗幟,矛頭直指禮教和專制思想。

一百年後的今天,承先輩遺澤,我們仍會紀念五四而非唾棄,沒有對其冠上「大不敬」、「通匪」、「反政府遊行」或是「褻瀆神明」之類的名號。

漢服運動與五四

五四運動進行的年代,正是中國積貧積弱未得改變,中國在國際上毫無地位的時代。宗法、禮教對當時的中國來說只是禁錮,而絕非西周初年的恰當其時。破除思想禁錮,學習、接納德先生、賽先生的新思想,是當時一項至爲重要的課程。

漢服運動肇始與基本搭好框架的年代,2003-2008年,則是中國擺脫舊日陰影,開始逐步走向國際舞臺前端的時代。但雖說中國作爲國家這個整體正在走向美好,但是國內的情況並不樂觀——和五四的年代並不盡相同的不樂觀。漢服運動的提出,正是針對這些問題,並且——和五四遙相呼應地是——同樣是源於民衆。

非以幼兒年歲經歷過那個時代並且稍微有點記憶的人,應該能回憶起來當時的情況:媒體上的名人基本都是洋奴公知、土豪劣紳;除去歌手明星外,流行文化基本是《醜陋的中國人》、淨空法師、《弟子規》、辮子戲;而且更是有不太平的邊疆與某族某教的打砸搶燒爲此做註腳 …

(本文是發佈在 前博客 的文章的鏡像。其中部分措辭可能會顯得彆扭。)

太長不看:博客遷移至 https://renyuneyun.gitlab.io/ ;wikiblog廢棄;在is-programmer的博客或許仍會同步更新技術相關文章。

博客在is-programmer安家很久了,稍微一算已有八年。回頭看看,這八年我經歷了許多事情,國際互聯網也經歷了很多事情。不說其他,單單是對隱私的要求便已經比八年前強了許多。

而is-programmer平臺已經很久沒人維護了( 百合仙子的這篇博文 有更多一點信息),其令人擔心的有兩點:安全性和可靠性。

安全性主要是指https。因爲網站登錄需要輸入密碼,沒有加密的話很容易就會被有心人竊取到。很不幸,這個平臺的登錄並沒有自己在應用層進行加密(忽然想到了之前自己本科學校WiFi登錄的密碼是用base64轉換了一遍權當加密),所以隨便一監聽就能拿到完整的用戶名和密碼。(因而我也將我在這裏的密碼改成了一個萬一真的被他人竊取到也影響不大的。)

而對可用性的擔心則是在於萬一服務器或DNS解析停止工作(比如沒有續費),那麼該如何將自己的數據導出並搬遷到其他地方則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雖然我每次發佈新的博文後都會wget -R一遍,但由於數據不是結構化存儲的,所以對於遷移到其他平臺的方便程度還是有所擔心的。(很神奇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個網站居然還在正常工作。)

所以,在考慮一段時間以後,決定要將博客遷移,改成靜態網站。其主要因素有二:

  1. 靜態網站託管服務有很多,而且再度遷移的成本很低;
  2. 數據是純文本 …

去年冬天便開始看到《流浪地球》電影的宣傳,宣傳圖和預告片看起來都還不錯,且有原著作者的背書。恰好我前些年(大四前後)看過小說,感覺如果能拍成電影且有宣傳片中的特效成就,那麼實在值得觀看。故而和同學相約大年初一下午去看,看完簡單提了一句“算是同人作品,但各方面都不錯”,但感覺還是想寫篇文章詳細描述一下個人觀感。

警告:本文涉及劇透,對此敏感者慎讀。

本文主要涉及電影和小說的對比,以及對電影部分設定的個人看法。

世界觀與故事

世界觀方面,電影完全沿用了小說的設定,背景定在想像中的(不是很久遠的)未來,太陽因爲不明原因加速老化。而從已有科學知識推導,太陽老化的結果是首先形成紅巨星,會導致太陽系大部被吞沒。於是地球人決定將地球改造爲“飛船”,推動地球前往最近的恆星系(比鄰星)。

這裏有一個“問題”:小說寫作時,比鄰星並沒有發現宜居行星。

電影中沒有交代一件事,就是地球上爭論過究竟是應該建造飛船逃離還是驅動地球逃離,所有人都明白建造飛船所消耗的能源更低。但小說中交代了經過一系列實驗(包括人造生態球),最終人們認定飛船的生態系統無法長久維持,最佳選擇就是驅動地球逃離。

小說主要展現的是整個事件中,各個時代的人的行爲,其時間跨度從發現問題一直到驅動地球逃離太陽系。由於我是幾年前讀的小說,對於具體結尾在哪已經不記得了 …

說來人已在愛丁堡待了兩年,但從來沒正式去其他地方玩過。索性趁着艾寧還未回國,去倫敦遊覽一番,也算了卻自己長期的一個心願。雖說冬天不太適合去(白晝太短),耶誕節前後尤其不適合去(許多景點關門),但最終仍是安排下了七天的行程且未空候任何一天,並且行程中發現一些有趣之事。

國王十字車站與金色飛賊

早上從愛丁堡坐火車到倫敦國王十字車站,順便圍觀了一下九又四分之三站臺(並不在站臺區)。站臺旁邊是一家哈利波特主題店,據說是電影中弗立維的演員開的。

九又四分之三的哈利波特店

店中有一店員在玩一個浮在空中的金色飛賊,球隨着她的動作來回飛動,但始終就在她周身。時不時還用手上下隔空約束着球做出一些花樣。

艾寧與其進行簡單詢問,但由於英語(艾寧英語不太好,店員歐洲不知哪的口音)問題,僅知道是鈕釦電池驅動,且需要在身上(耳朵上)戴個什麼東西;盒子上寫其中有很結實的什麼東西,比頭髮細比鋼鐵結實。思來想去,我覺得即使是作爲裝飾品也可以,最起碼對得起追《哈利·波特》。

買下,後來打開之後,我發現自己想多了。我高估了現在的技術實力,以爲那麼結實的那個東西是翅膀,純靠電動機可以維持浮空。結果發現其實是靠一根絲線,兩頭分別在人身上和球上,翅膀僅僅是爲了看。

大英博物館

大英博物館在週五會延長開放時間,故而理所當然地設計在到倫敦的第二天去(畢竟行程還是不太寬裕 …